2016年10月13日 星期四

創業要融資,但拿錢別踩雷啊!俏江南的張蘭為何會被投資人趕出俏江南?

這篇文章對於創業要融資的合約陷阱與風險有詳細的分析說明,要融資的朋友可以參考看看。

2016年9月11日 星期日

(李說當然949期)自古佛道多神通 怎麼今天看不到?

神通來自於修煉,同時也印證了中國文化的天人合一。我在去年策劃將由中國文化研究會和中國道教協會聯合主辦《一帶一路·道行天下》的方案書中,提出 了中國文化西行之秉承丘處機的精神,一路向西進發篇首中,重​​墨介紹了千年之前絲路的輝煌:張騫策馬西行、玄奘取經西遊、邱處機暮年西去、鄭和揚帆西 下,每一篇都是神通的傳奇,每一篇都是讓人感懷的歲月滄桑。

西晉文學家、詩人、政治家、藏書家,西漢留侯張良的十六世孫、唐朝名相張九齡的十四世祖的張華在他《博物誌·張騫》中,清楚的記述了張騫張騫策馬西行時,曾在中途乘槎上了天界,並且偶遇牛郎織女的經歷。

自古以來,天和海是相通的。在北海的盡處,就是天河的源頭。熟悉航路的人們,就是從這裡啟碇,乘船經過二七一十四天的天河,一層一層地到達天上。但每年只 有一個月,而且還只是在八月裡,才能由人間到天上,又由天上回到人間。因為這時候,海水高漲,流貫天河。如果不到這個時候或者錯過了時間,那時即使要上天 或回地,都是枉費心機的。
張騫字子文,奉漢武帝之命,出使西域,兩次被匈奴軍隊俘虜囚禁,歷時13年終於逃回長安復命,從而成功開拓了絲綢之路,受封博望侯,封地博望。有年秋天, 張騫遠使西域途中,路過天河源頭,聽到一件稀罕事:有個凡人通過天河上過天,他不相信。這時見一位白髮垂肩的老頭款款走來,就上前去請教。沒想到白髮老頭 確定說這是真的,並且告訴張騫,就是他本人。白髮老頭說:“那還是四十年前的事了,那年秋天天河水漲,我是身不由己,駕著小漁船登天的。”

張騫急迫的問他在天上見到了什麼?老頭說“我只到達天河盡處,那岸上就是天界了。”老頭兒說:“我怕誤了歸途時間,只在岸畔稍稍呆了片刻就回來了。”張騫 沉思了一番,懇求老頭能否幫忙,讓他能上天一看究竟。白髮老頭一口答應了下來,他說“真是天賜好機會,今天海水突然升了三丈三尺三,這正是四十年來所沒有 過的。你就駕著小船向北去吧,一天后,你看到有海水盡往天邊跑的那個缺口,就駕船進去,只管攀登莫問高。”老爺爺笑著說:“祝你一路順利!只是須切切牢 記,別忘了來回四七二十八天,在天界只能呆一個時辰,一耽誤可就回不來了。”

張騫告別了白髮老頭,一天之後,駕著小船來到了海天交界處,只見天連海,海連天,海天一線。小船進入天河後向高處駛去,朵朵潔白的雲彩,從船艙兩邊飛過。 這裡沒有黑夜,因為四周都是閃爍發光的大大小小的星星,紅、綠、黃、白,什麼顏色都有。有些小星星,像調皮的孩子不時跳到船的甲板上,陪伴張騫一段行程。

小船行駛了二七一十四天,如時到達了天界。張騫上了岸,他的心早就被天堂景色吸引住了。真是奇妙絕倫的神仙世界。這裡也有樹,也有草,也有花朵。可是這些樹,這些草,這些花朵,好像是分等級的,不同品種,不同色彩,大小形狀就不同,因此更顯得整整齊齊。
張騫順著翡翠舖的路向前走去,很快就看到有一排排的房子。他瞇著眼睛望過去,發現這些房子是透明的,而且不時發出閃閃耀眼的光芒。原來它不是用磚石,也不 是用木板,而是用水晶作牆,珊瑚,瑪瑙當柱子所建成的。在房子裡,幾十個美麗的姑娘在織布,但這裡沒有棉花和絲,而是用一朵朵五顏六色的雲霞當原料,顏色 美極了。

一個姑娘提水過來,見到張騫吃了一驚。一問得悉他是遠方來的客人,就將她身藏的一塊玉石送給張騫。他當時不知道那是織女的“支機石”。張騫道謝後,迴轉身 就沿著來路返程。在歸程中,從三岔路口走來一個魁梧的莊稼漢,他的左手用銀繩牽著一頭牛,這是一頭五色神牛,足有凡間的三頭牛那麼大。牽牛漢子見到張騫帶 著驚奇口氣問道“請問客人,你是從哪個星體來的?” 張騫回答說“在下姓張名騫,奉大漢天子詔令,到西域溝通友好關係,路過貴處,前來拜訪。”

牽牛漢子聽罷,若有所思的說“噢,原來是下界來的,要走過這麼多時光,也真難為你了。” 張騫順著他的話音,小心翼翼地向他打聽“請問,這裡是上界什麼地方?”。想不到牽牛漢子回答說“百聞不如一見嘛。你既然都見到了,也就不需再打聽了吧!如 果你非要知道此處所在,以後你回到成都,向嚴君平先生請教就可以了。”

張騫告別了牽牛漢子,沿著舊路,回到了人間。一年後,張騫從西域歸來,特地南下到成都。他在青羊官前找到大學者嚴君平,出示了織布姑娘贈送的玉石,細說自 己在天上的經歷。嚴君平聽完後微笑地說:“博望侯,你是到了七重天了,見到的是牛郎星和織女星!怪不得去年八月中秋牽牛星旁邊有一顆客星,原來是你呀,神 通啊!”

李建軍寫於央視微電影·宗教文化頻道

2016年9月8日北京
更多文章請關注人體工程學李建軍教授微信訂閱號:jjl68777

2016年9月9日 星期五

(李說當然948期)自古佛道多神通 怎麼今天看不到? (中)

歷史上得道的高僧、高道,其宿命神通無所不能。南北朝時的和尚慧達在魏太武太延元年,因事要西返,當他走到涼州番禾郡東北望禦谷山時,發現了一些跡象,所 以停了下來遙拜行禮。當地人不知道這位和尚對著大山遙拜行禮的原因,覺得好奇就請教其中的緣故。慧達告訴他們:“這個山崖上應該有佛像出現。如果佛像完整 無缺,那麼老百姓才能安居樂業、生活幸福,如果顯現的佛像是有缺的,那麼這個社會就會動盪不安,老百姓就會越來越苦。

太延八十七年至正光初年的一天,忽然風雨大作,雷聲震震,山石迸裂,現出一尊丈八高的石像,形象端嚴但卻沒有頭。從此整個社會暗無天日,戰亂四起。有位石 匠想挽回局勢,特別雕刻了一個佛頭安在石像上,但無論如何也放不上,佛頭依然會掉下。這就是慧達和尚應驗的預言。大和尚不僅對時局料事如神,對自己的前世 今身更是瞭如指掌。西漢時候,有個西域和尚叫安世高,他自稱前世就是安息國的太子,但不惜皇家的身份,已然出家。在他出家前的一世,曾前往廣州,在漫長的 路途中,遇到了一個少年,那個少年見到他就拔刀,並且要殺死他。安世高笑著說:“我的前世欠你一條命,所以特地從遠地來償還。你現在的憤怒,都是我前世造成的。”說完,安世高伸出脖子,安然的等待著奪命之刀,毫無懼色。那個少年就把他殺死了。死後的安世高再次轉生為安息國太子,並再次出家。

東晉僧人竺法慧曾經對他的弟子法昭說:“你過去折斷過一隻雞腳,你的報應要到了。”果然不久,法昭被人所擲,腳斷成了殘疾。後來征西將軍庾稚恭鎮守襄陽, 他平素並不信奉佛法,聽說竺法慧有非常大的本事,十分嫉妒。竺法慧預先告訴弟子說:“我平素的冤家到了。你們要勤加修煉。”二日後,竺法慧果然被害,終年 五十八歲。臨死前他對眾人說:“吾死後三日天當暴雨。”三日後,暴雨果然來到,城門水深一丈,許多人被淹死。

明代姚福撰寫的《清溪暇筆》中,記錄了張三豐的一些事。李景隆的曾孫萼說,他的先祖李景隆很好客,曾挽留張三豐在家住了幾十天。張三豐臨別時說:“你家超 不過千日,該有大禍沒吃的。我留兩樣東西。危急時,可披蓑頂笠繞著圓走,叫我的名字。”兩年後,果真出了大案子,他們全家被幽禁起來,朝廷不供給糧食。他 們的糧食快吃完了,就按照張三豐說的呼喊。一會兒,前後園圃里長出穀子,不足一個月就熟了。因為有穀子吃,才沒餓死,穀子剛吃完,朝廷才給米。

明朝初年,張三豐帶弟子們到湖北武當山修煉。張三豐在此修道時,常坐在五棵古樹下,然而“猛獸不噬,鷙鳥不搏”,他登山時輕捷如飛,隆冬常臥在雪中,鼾聲 如雷。人們都感到驚異,認為他是奇人。張三豐常跟武當人說:“異日,此山必大興。”果然,到永樂帝朱棣時張三豐的預言得以應驗。武當山大修宮觀,並成為天 下第一山。

說到張三豐,必須要提一下神足通的神通。神足通是能夠日行千里而絲毫不覺得勞累。張三豐一度在太平山上隱居,但他天性隨和,和當地的父老鄉親們相處融洽。 一天他要走了,邀請鄉里的老人們吃頓飯作別,但張三豐山上久不生火,連火種也沒有了,張三豐說下山去取,頃刻之間就回來了,而上山下山要往返四十里地。同 時張三豐還買來一點豆腐做菜,而且是用木板托著拿來的。吃完飯後,張三豐囑咐他們,這是唐邑城西關姓王家的東西,請他們幫他把豆腐板歸還。這些老鄉找到這 個地方一問,還真是姓王這人的東西,然而唐邑城離太平山要有一百四十多里地。

神嗎?還有更神的,他就是達摩。梁武帝時期達摩從印度來到廣州,武帝派遣使者將達摩迎接到了金陵,也就是今天的南京。因為武帝不解達摩所說佛法內中玄機, 所以達摩就離開了梁,他折了一枝蘆葦踩在腳下,輕快的渡過了長江,很快進入到了北魏的國境。達摩先到了洛陽,然後在嵩山少林寺修行,面壁而坐九年。

達摩一葦渡江,與其有同樣神功的是南北朝時的和尚杯渡,杯渡常常是乘著木杯渡水。在冀州時,杯渡寄宿在一處人家。這家有一尊金像,是杯渡三年前寄放在他鄰 居家後被其騙取的,杯渡遂將其盜走離去。主人覺察騎馬追趕,但無論怎樣加鞭,都趕不上在前邊緩慢而行的杯渡。到了河邊,杯渡拿出一個木杯,放入水中,然後 蹬上飄然過河。

由此可見,神通是佛道兩家得道的高僧、高道所具的功力。他們是心念通達,能於己念不著不動又分明了知,並能以己心觀照他眾心念而不染。

李建軍寫於
央視微電影·宗教文化頻道
2016年9月7日北京
更多文章請關注人體工程學李建軍教授微信訂閱號:jjl68777

(李說當然947期)自古佛道多神通 怎麼今天看不到? (上)

古往今來,無論佛家還是道家,一直有特異的神通和神功。今天似乎斷層了,您如果找一位佛教的高僧請教,他一定會視神通不屑,認為是旁門左道,雕蟲小 技;如果找一位道教的高道請教,他一定是秘而不言,玄之又玄,彷彿他就是傳人但絕不展露。您所能聽到的,往往只是坊間傳聞,有朋友問我,究竟有沒有神通和 神功?如果是沒有,那就是中國文化欺騙了我們,如果有,為什麼不見其踪跡。

以我對人體工程學的研究,可以肯定的說是有的,中國文化從無虛言。今天為何在佛道兩家不見其傳人和踪影,關鍵在修煉人的道行深淺。但凡真正得道的修行者,在修煉到一定程度後,都會具備神通和神功,更何況是高僧、高道。

在歷史上,神通是包羅萬象,得道的高僧、高道不僅天目打開,而且還具備透視、遙視、宿命通等等。所謂“天眼”就是透視、遙視功能,也可以說是天眼通功能, 是可以透過障礙物看到內部的東西或者遠方發生的事情。西晉、後趙時的僧人佛圖澄善於誦念神咒,而且能驅使鬼物。只要佛圖澄用麻油加上胭脂塗在手掌上,千里 之外的事情都可以在掌中顯現,猶如我們今天看手機微信視頻一樣,清清楚楚。

佛圖澄常常派弟子到西域買香。一次,佛圖澄在掌中見到一個買香的弟子在途中被劫持,當他弟子將被害死的時候,他馬上燒香念咒加以護持。數月後,他弟子回來 後說,某月某日某處為賊所劫,正要被害之時,忽聞香氣,劫匪無故逃走。還有一次,佛圖澄與石虎正在屋內談論佛法。佛圖澄突然說道:“幽州發生了火災。”於 是取酒向幽州方向噴去。過了很久,佛圖澄笑著說:“現在幽州的火災已經撲滅。”石虎不敢相信,便派人到幽州查驗。果然幽州發生了火災,後來天降大雨,雨中 還有酒氣。

佛圖澄不僅具有遙視功能,而且還有宿命通的本事。什麼叫宿命通呢?往小的方面講,可以預知一個人過去的經歷和即將發生的事情,從大的方面講,可以預知國家 和社會的興衰。有宿命通的本事的人可以感覺到別人的心理活動和想法。再舉一個佛圖澄的例子,在五胡亂華時期,佛圖澄為了拯救蒼生,他要以佛法教化殺人成性 的羯人石勒,於是來到石勒的軍中,住在平素信佛的大將軍郭黑略家裡,幫助他出謀劃策,預知戰爭的勝負。後來,石勒聽說了佛圖澄的神通,就召見他詢問佛法有 何靈驗。佛圖澄讓人拿來一個缽,並裝上水,然後燒香禱告,一會兒水中生出了青蓮花,光彩奪目。石勒當下信服了佛圖澄,聽其勸告並停止了殺人。許多人因此得 以逃命,人們紛紛信奉佛法。

有一次,石勒自葛陂返回河北經過坊頭時,有人想在夜間劫營。佛圖澄便派人告訴了石勒。晚上果然有賊來到了軍中。因石勒提前做好了準備,所以劫營者被抓住。 但是多疑的石勒想繼續試試佛圖澄是否真的有那麼神,於是在一個夜晚,他身披甲胄執刀坐在帳中,同時派人告訴佛圖澄說“夜來不知大將軍所在”。可是使者剛到 了佛圖澄的住所未來得及開口,佛圖澄就大聲問道:“平居無寇何故夜嚴?”石勒由此更加敬服。

石勒對於身俱神通的佛圖澄非常擔心,因此想加害於他。可是遍尋佛圖澄卻找不到。原來佛圖澄早就預知了石勒的心思,已經躲了起來。石勒十分後悔,認為是自己 有了惡意,聖人才離自己而去,因此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覺而想見到佛圖澄。佛圖澄通過宿命通功能知道了其悔意,於是次日復來見石勒。

石勒於330年建立了後趙,他更加尊敬佛圖澄。這一年石蔥將要反叛。佛圖澄以隱語告訴石勒:“今年蔥中有蟲食。必害人。可令百姓無食蔥也。”於是石勒下令老百姓不要吃蔥。八月石蔥叛亂,石勒才恍然大悟,於是每事必諮詢佛圖澄然後才實行,並稱佛圖澄為“大和尚”。
當然,論宿命通的本事首推是老子,老子在遁世前,西行去秦國。經過函谷關時,守關的令尹喜通過占卜預知會有神人從這裡經過,就命人清掃了四十里道路迎接, 果然是老子來了。老子在中原一帶從沒有傳授過什麼,但他卻知曉有慧根的令尹喜命中註定該得道,就在那裡停留下來。這就說明老子有預知功能。令尹喜向老子恭 敬地執弟子之禮,老子就把長生之道的秘方授給了令尹喜。令尹喜又向老子請求更進一步的教導訓誡,老子就口述了五千字,令尹喜回去後記了下來,這就是老子著 名的經典《道德經》。後來令尹喜按照老子的教導去修行,果然成了仙。

李建軍寫於央視微電影·宗教文化頻道
2016年9月6日北京
更多文章請關注人體工程學李建軍教授微信訂閱號:jjl68777

2016年6月23日 星期四

「月薪七萬,至今只買得起自己的塔位」 標語引起了廣大租屋族的迴響,不少人看了都表示「好酸,好悲」

近日路過台北市松江路、南京東路與內湖路街頭的行人,可能會注意到多了一系列新潮的廣告,這些廣告用標語的形式,可以說是一句話打中現代租屋族的心聲,例如:「月薪七萬,至今只買得起自己的塔位」,可以說是看了讓人好笑中帶著一點心酸。

而這是台科大工商設計系助理教授李根在,與鑫薪廣告推出的「想要一個家」戶外媒體計畫,這個計畫從6月初開始,廣徵網友投稿標語,再放置在台北市街頭,第一個放置在松江路2號的標語便是「月薪七萬,至今只買得起自己的塔位」 

第二句則被放置在南京東路五段2號,標語是「從這位房東的套房,遷到另一位房東的頂加,我是逐夢的遊牧民族!」,第三句標語則是「我早就放棄買房,只煩惱中午吃什麼!」,被放置在內湖路一段31號。

而這樣的標語引起了廣大租屋族的迴響,不少人看了都表示「好酸,好 悲」,而目前「想要一個家」依然在舉行戶外媒體徵稿,有許多網友也紛紛發揮自己的創意來投稿,例如:「我是個夢想家..我的家只有在夢裡才會出現」,或是 「出社會後,我幫房東的小孩存了六十萬。」等等,都創意十足又酸中痛點,而且投稿的網友幾乎都正是現代的租屋族,也許這些不僅僅只是創意,而是字字句句的 血淚吧。

2016年6月3日 星期五

超慘的單親媽媽半個月被騙台幣800萬(都是借來的...) 悲慘的代價-香港馬會的騙局(轉載)

悲慘的代價-香港馬會的騙局(轉載)

由於昨天遇到騙子,於是今天空閒時又上來搜尋相關的文章,
其中看到一篇令我痛心且難過的文章分享,
出自網友:笨媽媽 的親身經歷。

-------
2009/05/25
4月中在meetic的交友網中,因為對方的留言,好奇的將他(蘇世風)的msn加入。

我離婚自己一人帶著2個年幼的小孩,
由於我工作忙碌,每日奔波於工作和家庭,
蘇世風的噓寒問暖及體貼的照顧,
因為他沒有小孩,對2個孩子的疼愛,
他希望我能不要那麼辛苦的工作,
專心的在家裡照顧他和小孩,
說他的工作足以養活我們,
讓我覺得自己以為找到了新的幸福。

每天白天我們都用msn線上聊的很多,
晚上他下班後也會打國際電話交談,
他貼心的讓我對他付出了真感情,
對他的愛已經到了瘋狂的態度。

4月底計劃在他5月20生日時到香港陪他過生日,請了一個星期的假,
他很高興說自己從未過生日,而我能過去陪他讓他很快樂,
他也希望我能陪他回上海去看他媽媽,讓他媽媽放心。

5月4日(一)時他在線上告訴我一個消息說是公司的機密,
是公司為了打擊台灣地下六合彩所做的投資案,
我跟他說我有聽過六合彩但對這個沒研究也沒有興趣,
他說這只是短期的投資一定會有獲利,
為了我們的將來希望讓我參加,
因為相信他所說的一切我將自己送上了死亡之路。

2016年6月2日 星期四

第一廣場,移工築起的地下社會 (文/簡永達 攝影/林佑恩)

 多數人到台中旅遊,可能會到火車站前的新潮冰淇淋店宮原眼科,卻不會踏入對街殘舊的第一廣場。一棟被社會遺棄的大樓,卻意外承接移工流浪的心情。每個星期日,他們一週中唯一的休息日,聚會在大樓裡吃飯、唱歌、泡妞、做愛,唯有這些時刻,讓他們重新感受自己像個人,而不是一枚無差異的勞動力。

第一廣場是棟位於台中市中區13層樓高的殘舊大樓,台中人習慣簡稱它「一廣」,裡面佈滿東南亞的商鋪與廉價的服飾,與屢創天價的七期豪宅區、中區最新景點宮原眼科相比,宛如另一個世界。

這裡是台中最被歧視的地方,多數來到這裡的人會自動繞路,媒體說它破敗,是「城市的治安死角」,網友抱怨「外勞把這裡搞的髒亂噁心」,每當靠近一廣,會下意識地捂住皮包快速走過。

事實上,被遺棄的一廣,卻成為移工們異鄉的天堂。
移工撐起月營收上億的經濟體

每個週末,從台中火車站走出不及100公尺的距離,第一廣場聚集大量來自印尼、越南、泰國、菲律賓的移工,聲調各異的口音摻合在尖銳的喇叭聲與電氣的嘶嘶聲中,讓大樓活了過來。

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