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6日 星期四

鳥やす(鳥安):據說是上海中山公園最有名的居酒屋。“極低調”的門面,推開後“一片繁華”!

Media_http1bpblogspot_tobhk

像极了日本当地的“热闹小酒馆”。有点吵 同时也蛮有感觉的。

Posted via email from George 資訊

近10年最大保費漲價潮來襲 你一定要懂的事

【撰文:許靜文/今週刊799期/2012.4.11】
不只油價上漲,今年7月後,新買的保單保費也要變貴了!全台30萬名壽險大軍全面出動,一定要在上半年做足業績。面對業務員的行銷話術,你「hold」得住嗎?這些漲價的保單和你有關嗎?你又怎麼從這波漲價浪潮中買到便宜、同時一次做足所有保障?

這是一場某家保險公司的壽險業務員例行晨會,過去會議中不時有人睡眼惺忪、打呵欠,但這三個月來氣氛不同以往。



原本精神不濟的業務員,最近每天早上活力充沛,個個處於備戰狀態,通訊處業績看板上的數字每天不斷刷新紀錄,「我們只有半年時間,半年內要做到去年七成的業績,不然下半年就不用玩了!」主管站在台上大聲地對著底下業務員說,雙眼炯炯有神。

再把場景拉到台北市某家咖啡廳,在昏暗的燈光下,一位壽險業務員正在賣力行銷,「你看,報紙都寫了,今年七月以後健康險保費會漲三成。」他從公事包裡拿出一份影印的資料,今年三月六日《經濟日報》理財版頭條新聞,內容寫到「新生命表七月上路,保費看漲三成」。
他認真地對著眼前的客戶說,「七月開始,不管你向誰買保險,保費都會比現在貴上一成以上,我強烈建議,趁著還沒漲價之前,快把這份保單買起來。」

「還有,十年以下躉繳的養老險、終身還本的壽險,七月後也要調漲了,至少漲兩成,如果你有預算,要不要趁現在也買?」

業務員並沒有亂說,今年七月,堪稱台灣保險史上範圍最廣的一次保單調價潮即將來臨。一位不願具名的壽險業者表示:「除了意外險、旅遊平安險沒動到,幾乎九成的保單價格都要調整,肯定會漲價的包括儲蓄、還本類的短年期保單,例如七年期躉繳養老險、還本型終身壽險等;此外,也有部分保單會調降價格。」

挾著這股保單漲價風,全台壽險業三十萬大軍已經啟動,手中客戶不分新舊,都是「一個不能少」的銷售對象。未來三個月,你該怎麼判斷保單加減之道?哪些便宜絕對不該撿?又有哪些保單可以考慮趁機買齊?


為什麼保費會漲?三大變數 醞釀保險業十年來最大漲價潮

「的確,本次保費調價,可說是台灣保險業近十年來影響最廣泛的一次。」財團法人保險事業發展中心董事長賴清祺強調,「調降責任準備金利率、實施第五回經驗生命表、實施第二回年金表,這三大動作,都會牽動保費的計算基礎,三大基礎同步調整,印象中這是過去從未見過的。」

而這三道關卡對保費有什麼影響?首先,「責任準備金利率」決定了保險公司必須提撥多少錢作為保單的理賠準備金,利率愈低,保險公司要提撥的錢愈多,營運成本愈高,所以,保費也會因此變貴。

其次,「經驗生命表」的意義是精算「台灣人的死亡率」,死亡率愈低、壽命愈長,對保險公司的不利之處是「活到老、領到老」類型的保單支出會愈高;「人的餘命增加,『照顧生存需求』的險種會變貴。」政大風險管理與保險系助理教授彭金隆表示。例如醫療、癌症、重大疾病、長期看護、還本型商品等,都屬於「照顧生存需求」的保險。

相對的,「過世才理賠」的險種,則因為國人餘命增長,保險公司理賠的時間可以向後遞延,有更多的時間運用資金為保險公司賺取利潤,因此,保單價格將因為壽命延長而變便宜。如終身壽險、定期壽險等。

今年七月起,即將實施「第五回經驗生命表」,彭金隆表示,第四回經驗生命表實施是○四年,當時將國人的平均餘命定為七十歲,但在醫學進步下,人的壽命逐漸增長,舊的生命表已經不合現狀,今年七月實施的第五回經驗生命表,則將人的平均餘命由七十歲延長到八十歲
賴清祺補充,第五回和第四回生命表的不同處,還包括國人平均死亡率調降三成,稚齡及青少年死亡率降幅更達到五成。死亡率下降、壽命延長,代表「生存險」將普遍調漲,而「死亡險」則有調降空間。

最後,七月起也將實施「第二回年金生命表」,調降的也是死亡率,現在壽險業所適用的年金表,從一九九七年實行到現在,已經十五年了,更不合現狀,會衝擊的是即期年金(一次繳清,第二年開始領年金)、利變年金(可領回的金額隨著利率變動而有不同的年金金額)等保單。

為何三大變數會一同實施?壽險業者解讀,為減緩調降利率帶來的漲保費衝擊,同步將第五回經驗生命表、第二回年金生命表一同計算,讓有些險種漲、有些險種跌,才不會讓人感覺「什麼都在漲。」

事實上,三大保費基礎同時調整的消息早在去年底公布,其影響效應也已在市場上展開,目前已有超過十張「生存險」保單在今年第一季宣告停售,據業者透露,原因就是「先下架,等可以名正言順漲價之後再出來賣」;另一方面,在強力促銷之下,前五大壽險公司包含富邦、國泰、南山、新光、中壽,今年前兩個月的新契約保費和去年同期相比,皆有兩位數的成長。
抗漲行動方案一:年輕人別因買生存險而讓生活過不下去

不過,在保險專家的眼中,這一波保費調漲的主角──「生存險」,對多數國人來說,卻是「最不需要搶買」的險種。

「這類保單,往往一年要繳十幾萬元的高保費,但提供的保障相對較低,尤其是對年輕人來說,一旦買了,很可能打亂你未來好幾年的財務規畫。」宏觀財務顧問總經理邱正弘指出,「買保險是需要或不需要,不是害怕漲價就去搶購,如果真的不需要,未來三個月請你一定要hold(把持)住。」

邱正宏的說法,不乏真實案例。

「我是一個兼職魔術師,但我不能變出錢來;反而,我的錢被保險業務員變不見了。」陳俊廷(化名)苦笑著說。

現年二十八歲的他,白天當攝影師,晚上兼差做魔術教學,約莫三年前,父母相繼離世,留下一千萬元現金和一戶沒貸款的房子,他原以為能過著衣食無虞的生活,但買錯保單卻讓他差點周轉不靈,要不是及時踩煞車,將許多保單減額繳清及解約,現在恐怕要舉債才能養得起那些保單。

「我爸媽離開後,好心的親戚為了幫我守住遺產,這三年來陸續建議我買了超過十張的還本型儲蓄險、躉繳養老險、複利增額終身壽險等保單,說以後可以靠保單養我。」其中,包括儲蓄險、養老險,都是典型的「生存險」,而複利增額終身壽險,則可歸類為「儲蓄型的壽險」。

陳俊廷說,因為保費直接從銀行帳戶扣款,剛開始沒什麼感覺,直到去年他想要買車,也想投資股票和基金,才驚覺不對勁,「我發現原本一千萬元的銀行存款,在短短三年已剩下不到一百萬元。」他仔細拿存摺對帳,這才發現,「我一年要繳二百萬元的保費,我一個月才賺五萬元,眼看存款已不夠繳來年的保單,更遑論是買車、投資,甚至連生活也要有問題了。」陳俊廷說。

逼不得已,他只好找上當保險業務員的朋友幫他檢視保單,「我親戚沒騙我,那些保單在我繳費期滿後真的能養我,但我現在已經快過不下去了,哪能撐到那時候。」陳俊廷無奈地說。
在朋友的建議下,他將一張十年期、一張十五年期的複利增額壽險保單做減額繳清(不用繼續繳款,將保額降低,保障期間不變),儲蓄險保單解約,才紓解了自己財務上的困境,「但我三年來繳了快三百萬元的保費,只拿回五成,大概一五○萬元,我想,就算買股票遇上金融海嘯,也不會比這樣的結果更慘吧!」

為降低損失,他手上留下終身壽險,以及再撐三年就能還本的躉繳型養老險保單,雖然一年還是要繳三十六萬元的保費,但在如願買車之後,手頭上至少還有大約二百萬元的存款,「過去繳的保費一去不復返,當然會心痛,但總要設下止血點,不能讓爸媽留給我的遺產付諸流水吧。」


保險是存錢工具?首年解約僅拿回五成 資金完全被卡死

讓陳俊廷財務規畫一度陷入困境的儲蓄險、養老險,都是屬於「照顧生存需求」的險種,也就是極有可能在今年七月調漲價格、已成為目前壽險業務員強力「催促搶購」的險種。

必須注意的是,「終身壽險」雖然是「死後才賠」,本質上屬於「死亡險」,但因為國內許多終身壽險都在保單設計上加入了「還本」的功能,因此在本質上反倒更像是「生存險」,同樣會因為國人餘命延長而漲價,並且成為近期壽險業務員的促銷主力之一。

「那兩張還本型的終身壽險保單簡直就是我的惡夢!」現年三十七歲、在銀行擔任企畫工作的簡恩庭(化名)無奈地說,一九九三年從高職畢業的她就到銀行工作,○二年動了買房的念頭後,計算自己身上積蓄才驚覺:「身邊存款少得可憐,這幾年來賺得多也花得多,戶頭裡的存款三年來增加極少。」但她沒有想到,為了一個簡單的存錢念頭,讓她往後的生活陷入愁雲慘霧。

原來,簡恩庭為了能達到「強迫儲蓄」的效果,一口氣買下兩張還本型終身壽險,年繳將近十三萬元,「但當時我的年薪不過七十萬元,繳到第二年我就後悔了。」她說。

想在銀行升職,學歷是基本門檻,只有高職畢業的她,再怎麼努力都無法陞官,她開始有了進修的念頭,「我好掙扎,高學費再加上十三萬元的保費,我該怎樣過日子?」回憶起當時擔憂的心情,簡恩庭再度用力地說:「這兩張保單真是我的惡夢。」

為了一圓讀書夢,她本想把兩張保單解約,但這才知道,此時解約只能拿回六成本金,約十五萬元,等於有一年的保費白白送給保險公司,「我捨不得,但又擠不出多餘的錢,從第三年開始,我用保單貸款繳保費,一拿到年終獎金立刻去還清。」簡恩庭說。

她花了六十萬元學費,才拿到大學及EMBA的文憑,「那幾年我根本不敢花錢,有時午餐一個麵包就打發了,能走路決不坐車,要花錢的社交活動也不敢參加,時時刻刻都想著要把錢省下繳保費。」

直到○八年,她和男友結婚、買新房子,頭期款、裝潢讓她完全軋不過來,「我忍痛把保單解約,六年繳了七十六萬元保費,解約拿回四十六萬元,要不是中間有還本十二萬元,損失更大。」

「我老公後來知道我買保險買到賠錢,不知罵了我多少次。」簡恩庭苦笑著說,面對這次儲蓄險的漲價潮,「我絕對不會心動,一點都不會心動!」

這次要大漲價的險種,對要養家、收入不多的年輕人來說,確實負擔很沉重,「剛出社會的年輕人,最需要照顧的對象應該是『父母』,要擔心的應該是『一旦自己出了意外,父母的未來怎麼辦』,至於存錢,很重要,但在財務基礎還不穩健的前提下,應該用門檻更低、變現性更靈活,也更有效率的儲蓄方式。」

邱正弘說,把保險當作存錢工具,對多數年輕人來說都是大忌,「翻開所有儲蓄、還本型的保單條款,在第一年解約,只能拿回本金的五成,想要買房、深造,甚至結婚生子,資金很有可能都因此被卡得死死的。」邱正弘強調。

當然,只有「不適合」的保險,沒有「不好」的保險,雖然年輕人不適合搶買生存險,但對於部分族群來說,的確可以利用漲價前的最後階段,考慮適度增加一些即將漲價的險種。「如果你計畫在未來的五至十年退休,或者最近剛領一筆退休金,確實可以在衡量自己的財務狀況後,考慮增加一些年金險或養老險。」財金智慧教育推廣協會理事周杏娟說。


抗漲行動方案二:計畫退休、高資產族群可買年金險

周杏娟表示,身邊若有領了一筆退休金的親戚來詢問她退休理財規畫,她通常都會建議買年金險,「剛領到一筆二三百萬元的退休金,總有親友來借,比起一點一滴被吞噬光,用年金險來照顧你晚年生活,至少是個保障。」周杏娟強調。

年金險通常屬於躉繳性質,一次繳清之後,能在不久的將來陸續領取年金。對於手中已有閒錢,且即將退休的族群來說,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等太久就能開始領年金,而且不怕手中的錢在這幾年變不見」。

「退休後我媽媽靠著年金險照顧她,她去過的國家比我還多,今年還想招待我們三姊妹到歐洲。」磊山保經首席顧問李佳蓉提到自己媽媽的故事,臉上堆滿笑容。

李佳蓉的母親是聾啞人士,在聾啞學校教了三十九年的裁縫後,一九九二年退休,「那時銀行的利率有八%,很多人都選擇領一筆退休金,我媽也不例外,她好像領了二百多萬元吧。」李佳蓉說。

孝順的李佳蓉從媽媽退休後,每個月固定匯款三萬元作為媽媽的生活費,照理說,二百萬元的退休金加上每月三萬元的零用錢,李媽媽的退休生活應該相當優渥,但李佳蓉突然發現,媽媽的皮夾中往往只有不到兩百元,而且每次外出也不太敢花錢。

在追問下才知道,原來二百多萬元退休金在三年內被親友一點一滴借光,「至於我,因為太忙碌,有時沒注意到匯款時間,有時早匯、有時晚匯,讓她充滿不安全感。」李佳蓉本想一次給媽媽大筆存款,讓她隨時自由領取,但害怕媽媽的存款再次被人借光。

九六年,李佳蓉決定一次解決問題,方法是利用「即期年金險」,一次繳清四百多萬元,就能每個月固定領取三萬元年金,直到往生。「我想辦法湊了四百多萬元去買,受益人填媽媽,過了半年,她看到錢都定期匯入,才開始會用錢,享受她的退休生活。」

直到現在,李佳蓉的母親已經八十二歲,十六年來總共領了五百多萬元的年金,早就超過了當初所繳的四百多萬元保費。李媽媽每個月都將年金存下一半,累積到一定金額後再出國旅遊,「打拚一輩子,臉上不該有擔心錢的憂慮、驚恐表情,對於害怕錢不見、即將退休的族群來說,年金險真的能照顧你的退休生活。」李佳蓉以自己的經驗如此表示。

整體來說,對於即將調漲的「生存險」,如果你還在「奠定財務基礎」的階段,面對業務員的促銷話術必須hold住,避免未來的人生財務規畫被一張保單卡死;而若你手中有足夠的閒錢,也準備在未來五到十年退休,那麼,就可考慮趁此時機購買養老險、年金險。


抗漲行動方案三:可解約終身壽險 買較便宜定期壽險

而除了上述兩大準則,對於一般民眾來說,這波保單調價潮也有意義:由於「死亡險」的價格可望在七月之後調降,因此,如果現在的處境是「身故保障不足,但又已無力付出更多保費」,那麼,七月之後,或可考慮把部分保單解約,將多出來的資金購買變便宜的定期壽險,一舉補足身故保障。

解約,一向是保險的大忌,但在定期壽險價格調降後,這個禁忌卻不見得牢不可破。事實上,不少保險專家也正準備將部分保單解約,利用更便宜的定期壽險,為自己的家庭打造更完美的保障。

「最近,我也接到我壽險顧問的電話。」金管會保險局前局長、現任凱基證券董事長魏寶生說。但在他研究計算之後,並不打算搶買即將漲價的險種,「相反的,我正考慮調降終身壽險的額度,將保單的解約金去買定期壽險,把缺口一次補足。我想,今年七月以後是個好時機。」魏寶生說。

在魏寶生的觀念中,保險是用來照顧你心裡最擔心的人、承擔你無法負荷的風險。對他來說,太太沒工作、兩個女兒年紀還小,「萬一我離開,我愛的三個女人還能維持現在的生活水準嗎?」魏寶生說,他買保險的目的很單純,就是在女兒獨立之前,讓三個最愛的女人不會因為自己的任何意外而受到影響。

目前,魏寶生的壽險已經有二千萬元的保障,但他仍嫌不足,「前幾年剛買了新房子,還有房貸要繳,再加上女兒的教育費,缺口還有一千萬元。」魏寶生說,七月後,定期壽險的保費下降,對他補足保障相當有利,因為他最擔心的是「女兒尚未長大、獨立之前的家庭財務狀況」,而用定期壽險許家庭一個未來十年或二十年的財務保護傘,成本不高,且已足夠。

邱正弘強烈建議,最近兩年因為買了終身壽險保單而嫌保費太貴的保戶,不妨趁機精算一下,若是將終身壽險保單降低保額,並將解約金買定期壽險,或許直接的損失相對有限,也能真正把錢花在刀口上。

「買保險不是銀貨兩訖,你往後十年、二十年都與這張保單脫不了關係。」彭金隆嚴肅地說,在買之前一定要考慮自己需不需要這張保單,「就像百貨公司週年慶,你是因為便宜去買?還是因為真的有需要去買?」

「保險真正的意義是要照顧你所愛的家人。」邱正弘說,必須要深刻瞭解保險的真義,懂得它在哪時能幫上你的忙,而不是一味因為漲價、跌價去買,到最後變成了保單的奴隸,得不償失。


保費調整在即 如何加減你的保單?
  • 我擔心父母的未來

    擔心自己身故造成父母無依,應該加重意外險及壽險。而此波調漲主要範圍在於年金、儲蓄、養老等,此類保單費用較貴,且身故給付較少,對於收入有限的年輕人來說,不該搶買,否則不但容易卡死未來財務規畫,一旦發生意外,也不足以照顧父母生活。
 
  • 我擔心自己的退休

    用保險存錢的最大壞處是「變現性低」,但對於已有財富基礎的人來說,變現性低反倒是「避免讓錢變不見」的好處,7月起,即期年金和利變型年金恐將調漲,若有閒錢,且在未來5到10年有退休打算,可考慮購買相關保單。
 
  • 我擔心子女的成長

    用定期壽險補足缺口。先釐清自己定期壽險的保額是多少,計算房貸、生活費、子女教育費等風險缺口,今年7月之後,定期壽險可能會降價,屆時可購買長年期的定期壽險,為未來10年家庭生活費用做足準備。
 
  • 我擔心自己生重病

    包括終身醫療、癌症、重大疾病、長期看護及定期醫療等險種,7月起也有調漲可能;但在健康險的規畫原則中,優先要準備妥當的是基本定期醫療險,若認為醫療險不足,可在漲價前用漲幅較小的定期醫療險補足。

2012年4月20日 星期五

活了一百萬次的貓 「絵本の名作」100万回生きたねこ

2008102

活了一百萬次的貓

(佐野洋子 / 文 )

有一隻活了一百萬次的貓,它死過一百萬次,也活過一百萬次。
它是一只有老虎斑紋、很氣派的貓。

有一百萬個人疼愛過這只貓,也有一百萬個人在這只貓死的時候,為它哭泣。
但是,這只貓卻從沒掉過一滴眼淚。

有一次,它是國王養的貓。它很討厭國王。
國王很會打仗,一年到頭都在打仗。他把貓放進一個特製的籃子裏,帶著它一起上戰場。
有一天,貓被飛來的亂箭射死了。國王在激烈的戰場中,抱著貓痛苦。
國王無心打仗了。他回到城堡,把貓埋在城堡的花園中。

有一次,貓是水手養的貓。它很討厭大海。
水手帶著貓,遊遍世界的大海和港口。有一天,貓從船上掉到水裏。
貓不會游泳,水手趕緊用網子把它撈起來。可是,貓已經成了“落湯貓”淹死了。
水手把像條濕抹布的貓抱在懷裏,放聲大哭。後來,他把貓埋在遙遠港都的公園裏。

有一次,貓是馬戲團魔術師養的貓。它很討厭馬戲團。
魔術師每天都把貓放進箱子裏,然後拿鋸子把箱子鋸成兩半。
當他把毫髮無傷的貓從箱子裏取出來的時候,觀眾都高興得拍手叫好。
有一天,魔術師一不小心,真的把貓切成了兩半。
魔術師的兩隻手各拎著半隻的貓,放聲大哭。沒有人拍手叫好了。魔術師把貓埋在馬戲團小屋的後面。

有一次,貓是小偷養的貓。它很討厭小偷。
小偷總是帶著貓在黑暗的街道上,像貓一樣輕手輕腳的走路。
小偷只到養狗的人家去偷東西。趁著狗對貓汪汪叫的時候去撬開金庫。
有一天,貓被狗咬死了。小偷把貓和偷來的鑽石,統統抱在懷裏,在黑暗的街道上一邊走一邊放聲大哭。
回到家以後,他把貓埋在小小的院子裏。

有一次,貓是孤獨老婆婆養的貓。它最討厭老婆婆了。
老婆婆每天抱著貓,坐在小小的窗邊往外看。貓整天躺在老婆婆的腿上,不是睡覺,就是打盹。
終於,貓年紀大了,死了。
皺巴巴的老婆婆把皺巴巴的老貓抱在懷裏,哭了一整天。老婆婆把貓埋在院子裏的一棵老樹下。

有一次,貓是小女孩養的貓。它最討厭小女孩了。
小女孩不是背著貓,就是緊緊的抱著貓睡覺。
哭的時候,就在貓背上擦眼淚。有一天,小女孩背著貓,不小心,背帶纏住了貓的脖子,
把它勒死了。
小女孩抱著軟綿綿的貓,哭了一整天。最後,她把貓埋在庭院裏的一棵樹下。
但是,貓對死一點兒也不在乎。

有一次,貓不是任何人養的貓了。它是一隻野貓。
貓第一次成了自己的主人。貓最喜歡自己了。
本來它就是一只有漂亮虎斑的貓,現在當然更成了一隻非常氣派的野貓。
所有的貓小姐,都想嫁給這只貓。
有的送大魚,有的送上等鼠肉,有的給它珍貴的禮物,有的為它舔毛。
貓只是說:“我可是死過一百萬次的喔!誰也比不上我。”
貓最喜歡的,還是自己。

只有一隻美麗的白貓,看都不看這只貓一眼。
貓走到白貓身邊,說:“我,可是死過一百萬次的喔!”
白貓只是“是嗎?”地應了一聲。
貓有點兒生氣,因為,它是那麼的喜歡自己。
第二天,第三天,貓都走到白貓那兒說:“你連一次都還沒活完,對不對?”
白貓也還是“是嗎?”地應了一聲。
有一次,貓走到白貓面前,骨碌骨碌的在空中連翻了三個跟頭,說:“我曾經是馬戲團的貓喔!”
白貓仍然只是“是嗎?”地應了一聲。
“我可是活了一百萬次……” 貓說到一半,改口問白貓:“我可以待在你身邊嗎?”
白貓說:“好吧!” 貓從此就一直待在白貓的身邊了。白貓生下了許多可愛的小貓。
貓再也不說:“我可是活過一百萬次……”的話了。
貓喜歡白貓和小貓們,已經勝過喜歡自己了。終於,小貓們長大了,一隻只地離開了它們。
“這些孩子們也都變成了非常氣派的野貓了!” 貓很滿足地說。
“是啊!” 白貓從喉嚨裏發出輕柔的咕嚕聲。
白貓越來越像老太婆了,而貓也變得更加溫柔了,它也從喉嚨裏發出輕柔的咕嚕聲。
它希望能和白貓永遠、永遠的生活在一起。

有一天,白貓躺在貓的身邊,安安靜靜的,一動不動了。
貓第一次哭了,從早上哭到晚上,又從晚上哭到早上,整整哭了一百萬次。
一天又一天地過去,有一天中午,貓停止哭泣了。
它躺在白貓的身邊,安安靜靜的,一動不動了。
貓再也沒有活過來了。

延伸閱讀:

博客來網路書店:活了一百萬次的貓

wiki:佐野洋子 『100万回生きたねこ』 講談社、1977年

註:
貓在活了一百萬次之後,終於讓他找到了白貓。為什麼白貓會讓貓有這麼特別的感受呢,那是因為白貓終於讓貓發現了生命的價值,這種價值就是付出你的愛,愛你的親人朋友,甚至是愛那些弱勢之人。因此貓開始享受他之前未曾領悟的生命,一輩子遠大於之前的一百萬次生命。

在每個人的生命裡,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讓人深刻體驗的事情,讓人慶幸此時此刻活在這世界上,讓人很清楚的了解活著的美好。我想有了這些,或許你覺得此生你已經足夠了,錯了!

生命中還有更深刻的體驗等著你--那就是付出你的愛,愛你的親人朋友,甚至是愛那些弱勢之人--若你覺得沒有,我想那可能是你還沒遇到讓你不可思議的白貓而已。或許該注意一下週遭,到處都是你的「白貓」。

如果你夠幸運的話,在你一生當中,你會碰到幾個握有可以打開你內心倉庫的鑰匙。但很多人終其一生,內心的倉庫卻始終未曾被開啟。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鑰匙就在自己手上。
貓雖然活了一百萬次,卻從沒有真正的活過,貓一直被人捧在手掌心中,一直被人疼愛著,但他確一點都不開心,直到他開始去愛,開始去體驗人生,有了家庭、有人愛人、有了小孩,開始付出他的愛。

總是覺得:人其實也有可能像貓一樣!仔細想想:從出生到現在,你快樂嗎?你是否 一直在找尋一種感覺、一種悸動、心靈的悸動,以便能真正的活出你的生命,好在白髮斑駁時,回憶起這一生,可以安心的對自己說:「我,沒有白活!」付出你的 愛,愛你的親人朋友,甚至是愛那些弱勢之人,心中有了牽掛,即使是負荷,卻是最甜蜜的負荷,終於能甘心的過完的一生,安詳的死去。

我只想精采的活一次


佐野洋子Yoko Sano
 
  佐野洋子於1938年出生於中國北京,畢業自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設計科,她擅長以水彩和壓克力顏料創作,運用豪邁自由的筆觸,生動描繪出畫中人物的感情,不論是幽默的、詭譎的、溫馨的氣氛,都能觸動讀者的心。

   佐野洋子除了圖畫書創作外,在小說、散文、翻譯等領域亦十分活躍,她以平易、簡單的文字,勾勒出許多溫暖、動人的故事。1977年出版的《活了一百萬次 的貓》是她的代表作;她以一隻個性鮮明的虎斑貓為主角,用不同於一般圖畫書甜美、柔軟的表現手法,創造了一個「生命有限也無限」的圖畫書世界,深深的擄獲 了讀者的心;無論老幼,都能從故事中獲得不同的共鳴與感受。

  佐野洋子經常在日常生活中觀察週遭的人們與風景,作客觀、理性的檢視。這樣的特質,同樣反映在她的作品當中。一些人們平時習慣隱藏或是渾然不覺的性格,均透過佐野洋子細膩的觀察、大膽鮮明的圖畫,清楚而直接的傳遞給讀者,予人深刻、難忘的印象。

Posted via email from George 資訊

2012年4月13日 星期五

時代周刊:美國艷情影帝羅恩·傑里米的成長史

原文作者:Andrea Sachs
原文鏈接: Ron Jeremy: My Life as a Porn Star

如果可以為拍攝色情電影的明星頒發金牌的話,那麼羅恩·傑里米將會是一位空前絕後的大贏家。 他大概拍攝了近2,000個A片,這其中包括:《逍遙法外:羅恩拉斯維加斯萬歲》以及《聖費爾南多瓊斯和潘寺》,也包括大約100部主流影片,比如說:與威廉·達福主演的《處刑人》。 他還出版了講述他三級片演繹生涯的暢銷自傳書《在娛樂圈工作最辛苦的男人:慾火美女》,《好萊塢之夜與興起的刺猬! 》。 是的,這些都說明了傑里米很了不起。 時代雜誌資深記者安德烈·高盛在好萊塢傑里米的公寓裡對他進行了一段採訪:
 
時代:你是如何開始色情片生涯的?
 
羅恩·傑里米:像許多猶太男孩一樣,我年輕時在紐約州卡茨吉爾區擔任派拉蒙酒店的服務生。 後來,我在劇院找到了份工作開始參加演出,不過那時條件非常艱苦,尤其是在紐約劇院演戲,想搞出點名堂,除非你是演員工會的成員,否則僅憑業餘演員身份是遠遠不夠的。 所以我根本賺不了多少錢。 於是我的女朋友愛麗絲和我決定為雜誌拍攝寫真。 我們知道很多美女通過給《花花公子》拍攝寫真獲得了在劇院演出、拍攝電影的機會。 我想我應該試試,至少可以暴露一下自己(雙關語)。 於是我的女友給我拍了一些寫真,發到了《PlayGirl》雜誌社。 那時我以為他們看了我的照片會引薦我到洛杉磯發展,隨即我自己來到了洛杉磯開始在好萊塢打拼。 到洛杉磯後我接到了《PlayGirl》的聯繫,他們說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要告訴我,壞消息是他們哪也不會帶我去。 好消息是他們決定在雜誌上刊登我拍攝的照片。
 
你拍攝的那些照片社會反響如何?
 
那時我使用的是真實姓名:羅恩凱悅,來自紐約皇后區;空閒時喜歡滑翔和帆船運動,正在攻讀學士學位。 很多人開始在紐約皇后區打聽羅恩凱悅,不過他們沒找到我,找到的卻是我的祖母——柔絲凱悅。 我可憐的祖母​​每天都會被很多無聊的男子打擾。 《PlayGirl》曾認為他們的讀者大部分是女性,那他們可錯了,事實上他們大部分的讀者是同性戀。 最後我可憐的祖母​​不得不搬遷。 有一天我父親坐在我身邊對我說,“我不知道你現在從事的是什麼行業,倘若你真的想做這行,可以,你已經是成年人了,你有權選擇你的人生,但是不准你再用我們家的姓了。”就這樣,我用我中間的名字“傑里米”作為我的姓來使用。
1981年《PlayGirl》封面人物
(1981《PlayGirl》封面人物-羅恩傑里米)
 
你是如何踏入色情影視行業的?
 
因為教學賺不了多少錢,所以我辭了職。 登上《PlayGirl》之後我投奔了一位我認識的電影製作人。 喬說他只拍成人電影,但我認為那太過低級。 隨後的幾個月我沒有在劇院找到合適的工作,不得不挨餓。 所以我再次去找喬,反复思考一下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還問了一下我的家人,聽聽他們的看法,他們說如果這是一條成為主流明星的捷徑的話,並且你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那你可以去嘗試。 於是喬拍攝了我人生中的第一部色情電影《老虎和其它人食》。 這部戲裡我用了一個小時來化妝,很少有人能夠認清我的臉孔。
 
在拍攝電影過程中,你是否感覺難為情?
 
是的,有一點。 有些人很“專業”可以做很長時間。 我不能像他們那樣很快就勃起。 這確實有些尷尬。 不過現在看來還很有趣,幾年後,當我不再服用偉哥,而其他年輕人還在使用時,我發現我舉起還是比別人慢。 在這方面可能我天生就比別人慢吧,呵呵。 此外,我不習慣在一間裝滿了人的屋子裡光著身子做愛,這讓我感到難堪。
 
你的朋友知道你從事這行後是否很驚訝?
 
印像中我聽過最有意思的評論是來自紐約卡茨吉爾區,我曾在那裡做過很多年的服務員。 那個地區流行一種叫做“兔子窩”的現象,卡茨吉爾的女人白天留守在家中,男人們外出工作。 他們從來都不擔心自己的妻子是否在家中有外遇,因為他們在曼哈頓區會跟秘書鬼混。 我在卡茨吉爾區長大,有過非常滿意的性生活,有一件事要指出的時,記不得什麼時候什麼地點在一次晚餐工作的時間我遲到了,我跟邁克爾布解釋遲到的原因是剛才和一個女孩在一起。 他接下來說的話至今我還清楚地記得每個字,"除了你以為任何人我都會原諒的,對你來說,這種事就像刷牙一樣經常、容易。你既然遲到了就得扣工資。"所以當他們得知羅恩現在拍黃片了,他們會心平氣和地說:“這沒什麼好驚訝的,不是嗎?”
 
你喜歡拍這些電影嗎?
 
也許我將要說的話聽起來多少有些陳詞濫調,但是我確實喜歡表演,說台詞。 我的很多朋友還在離百老匯很遠很遠的劇場表演,而我已經在拍電影了。 儘管是**影片,但它們仍然可以在影院上映。 它們仍然需要演技。 它們仍然需要不錯的劇本。 那時沒有視頻文件,沒有DVD,沒有因特網。 我是來自上世紀所謂的“黃金80年代”。
 
你很享受拍攝其間的性愛過程還是認為它很乏味 ​​?
 
我確實已到達了一定的境界。 我很喜歡演戲的部分,因為我扮演的是一個角色,但對於性愛部分也就50-50吧。 在一屋子人以及一對化妝師夫婦面前脫光衣服總是感覺有些神經過敏。 你剛剛說了幾句台詞,然後他們就跟你說,“好了羅恩,咱們收工。”在剛開始的那個階段感覺非常不舒服,但是一旦你的身體、你的思緒告訴你自己你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個了,你就能再一次完成拍攝任務。 這也能成為一種樂趣。
 
做這行的都是什麼類型的人?
 
在上世紀70年代,這是一場嬉皮士-性解放-伍德斯托克式的演出。 花童來自很多地方。 用煙袋吸煙的人,儘管有時也能看到海洛因和藥丸。 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上過大學。 有些人來自破碎的家庭,有些來自****家庭。 當我在大學演講時,我曾經告訴過那些象牙塔里的孩子們**產業基本上就是好萊塢本身的一個縮影。 有些孩子想要去做一些愚蠢瘋狂的事。 也有些人像我一樣想要踏入演繹生涯而乾起了這行,因為演藝圈實在是一個難以踏入的行業。 成千上萬的人追逐這份少的可憐的工作,而不像滿大街的出租車司機、隨處可見的服務員。
 
通過拍**電影你是否賺了很多錢?
 
還可以吧,並不是靠艷情片本身賺了這麼多錢,而是源於色情產業的外延市場:火辣的寫真,代言各種壯陽藥,代言滑板以及T恤衫使我變得相當富有。 還有價格不菲的出場費。 由於我的影片在美洲和歐洲都很受歡迎,我經常在一些裸體俱樂部、成人俱樂部出場,講一些黃段子,做些滑稽的小演出,剝光女孩的衣服等等。 我製作笑話、出賣簽名、像個有良好品行的大使一樣與影迷見面聚會。 做這些事情為我的銀行賬戶確確實實填加了不少錢。
 
在這種生活狀態下,你能擁有浪漫的戀情嗎?
 
這非常非常困難。 當你看看數據統計,你會發現世界上大多數的婚姻生活都存在了深深地裂痕,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他們都擁有正常的工作。 現在我們回到色情電影演員的生活裡。 很少有人能夠維持一段長久的戀情。 當然有一些同行他們擁有真摯深厚的感情生活,我狠羨慕他們,但是對大多我們這行的人是很難做到的,因為我們必須有一種過非傳統生活的人生態度。 我不知道我們是否一定朝著一夫一妻制的方式生活。 早期的文化並不是這樣的;希臘、羅馬甚至現今亞洲的一些國家都沒有這種概念,不過恰恰是猶太教和基督教的思想使我們感到該為自己偏離主流社會而感到羞愧。 你可以鍾愛你的妻子,你可以只讓你的生殖器到處旅遊,這是說法確實很難理解。 你可以思想上一夫一妻製而在身體上一夫多妻制。 我認為偉哥是獻給一夫一妻制最美好的禮物。 也許在滿街金發女郎的路邊以及舞池的瘋癲處不需要用它,但是面對和你生活20年之久的妻子或者你50多歲的老伴,你肯定需它。
 
你現在還在拍攝A片嗎?
 
幾天前我還接了個片子,是為了獻給一位患結腸癌的偉大紐約導演。 我們都是免費拍這部影片的。 我和一個叫糖果的甜美女孩做愛,事實上她也在這,因為我們一起做了一場,之後她就在這過夜了。 (此時羅恩傑里米開懷大笑。)我同時在亞利桑那州正拍攝一部驚悚片《血月初生》。
 
現在拍攝電影還很有趣嗎?
 
我從來都沒有承認過,我的父親曾提醒過我,當人變老後性慾會有所下降。 自然是殘酷的! 等你變老了,等你50多歲時,要想勃起你要下更多功夫。 我今年55歲,多少感覺有些不容易,但還不至於是件難事,畢竟我不需要一定做。 我不會因為經濟問題再去拍攝**片了,但是我喜歡維持現狀。 我不喜歡別人叫我“曾經的**片男星”。

2012年4月6日 星期五

“燃燒吧!小宇宙!”最新版《聖鬥士星矢Ω》Saint Seiya Omega,聖鬥士們變得好娘砲...青銅五人組還有妹...

Media_http4bpblogspot_haizw

“燃燒吧!小宇宙!”還記得這句經典台詞嗎?沒錯,是《聖鬥士星矢》。曾經的青銅五人組、十二黃金聖鬥士就是70後80後人熱血青春的代言人。

  闊別20多年,聖鬥士要復出了。新版電視動畫《聖鬥士星矢Ω 》4月1日在日本朝日電視台播出,在當地時間的每星期日下午6:30~7:00。

原作《聖鬥士星矢》是日本漫畫家車田正美由星座引發靈感,以希臘神話為背景創作的一部長篇漫畫。漫畫於1985年開始在《少年周刊Jump》(集英社)上連載,講述了以天馬座星矢為代表的少年聖鬥士們,為了守護女神雅典娜和大地的和平正義,同各種邪惡力量進行頑強鬥爭的故事。

直至1990年11月,《聖鬥士星矢》在《V Jump》上發表完結篇,單行本共發行了28卷。 1986年改編為動畫後曾在50多個國家和地區播出,成為70後、80後童年記憶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Posted via email from George 資訊

2012年4月5日 星期四

王傑 回家



回家與鄉愁、時光彷彿停止的嘉義火車站Chaiyi Train Station

二代健保明年上路 專家質疑全民皆漲

【記者魏怡嘉、蘇永耀/台北報導/2012.4.4】
行政院昨日宣布,原定今年七月實施的二代健保,確定延至明年一月一日起實施,「一般保費」費率訂為四.九一%、「補充保費」費率則為二%,希望可維持至一○五年財務平衡,而「健保費率調漲差額專案補貼」也將延長至明年一月再同步取消。

取消補貼 逾千萬人保費調高


衛生署宣稱八成民眾的薪資保費會降,但實際恐非如此,例如月薪在四萬零一百元以下者(高達一千一百五十三萬人),由於先前政府對於一點五代健保費率由四.五五%漲到五.一七%時,進行保費補貼,但明年將取消補貼,對這些民眾而言,每人每月保費支出其實是增加十九元到四十四元不等,一家四口則將增加七十六元至一百七十六元,衛生署官員的說法不攻自破。

月薪在四萬零一百元以上至五萬零六百元的民眾,現行政府補助二十%,月薪五萬零六百元以上則不補助,而二代健保實施後,這些較高收入族群「一般保費」每人每月估計可少繳十六元到一百四十二元不等,但這些高收入者大多投資股票、銀行有存款,在加計「補充保費」後,整體保費反而提高。因此有專家質疑,明年二代健保上路,其實將
形成「全民皆漲」的局面。

較高收入者 還要加補充保費

為何二代健保延到明年元旦實施?行政院發言人楊永明說,這是行政院長陳冲的裁示,希望利用這「多出來」的時間多做準備與宣導。

衛生署也坦言,費率四.九一%是在不提撥安全準備金及一年收足二百零八億補充保費的前提下,可以撐至一○五年不調費率、維持四年財務平衡,但這是依據九十七年的財務數字預估,未來到底能收多少,「費率還是會每一年審議」。亦即,馬英九總統承諾五年內不調整費率、也就是一百零六年前不漲的承諾恐怕還有變數。

二代健保的保費計算,除經常性薪資的「一般保費」,還要加上「補充保費」,計費項目包括高額獎金、兼職所得、執行業務收入、股利所得、利息所得及租金收入等六項。衛生署評估,二代健保實施後,因為基本薪資所計保費費率由目前五.一七%降至四.九一%,因此有八成民眾健保費會下降,但因另需加收非薪資所得等補充保費,總計有二成民眾的保費會增加,預估明年健保費總額可較今年增收一百零一億、總計達五千一百七十一億。

此外,二代健保實施後,軍公教將改採全薪納保,受刑人亦一併納保;而各級政府應負擔的健保費補助款,提前至今年七月全由中央統一負擔,亦即以前馬英九在台北市長任內積欠的北市健保費,將改由中央政府全額負擔;民間團體即質疑,馬市長違法的健保欠費,由馬總統幫忙解決,馬總統費率不漲的競選承諾,則由全民去買單。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昨日質疑,根據健保精算報告,二代健保雖有補充保費挹注,五年的平衡費率仍須達五.五六%,行政院決定的四.九一%根本是破產費率,呼籲馬政府懸崖勒馬,討論出一套公平、且長治久安的二代健保,而不是急促跛腳上路。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